您现在的位置:滁州磊负补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> 互联网 > 直播洗牌:但见新人笑,哪闻旧人哭

直播洗牌:但见新人笑,哪闻旧人哭

2020-06-12 05:29

直播洗牌:但见新人笑,哪闻旧人哭

  不同于团购、O2O甚至共享单车的“一阵风”,直播行业看似新鲜,但洗牌数年数轮,横跨PC和手机年代,当红企业也从YY、9158变成陌陌、映客,再变成如今的抖音、快手。

  因此,在不同年代不同差异理念的驱动下,直播行业“小甜甜”变“牛夫人”的冲突感尤为强烈,这种冲突感反映在企业命运层面,要远远大于用户认知。

  比如,直播带货的拥趸,可能这辈子都没玩过YY、陌陌,但它俩绝对算得上行业老前辈,至今每年来自直播业务的营收双双超过100亿元。

  靠直播年赚百亿元,说大不大,因为抖音、快手、淘宝直播都瞄着300亿、500亿甚至上千亿元狂奔而去;靠直播年赚百亿元说小不小,因为2016-2017年最火的映客,现在年营收只有30亿元露头,一直播、花椒等同期爆款产品,基本没了声量。

  还有体量更小的,比如天鸽互动,港股上市公司,旗下拥有国内互联网最为老牌的直播产品之一9158。不过,天鸽互动2019年营收只有5.39亿元,在后来者抖音快手面前,老大哥变成了小弟弟。

  看起来,直播是一门好生意,每隔几年就能掀起一轮风口,造就几个明星企业,也有足够大的生存空间,让不同层次的公司找到各自位置。

  但对从业者来讲,仅仅为了生存并舒服,而且越来越接近于零和博弈,想保住市场零头不再容易。

  倒退五六年,直播拉不开差距,受限于网速掣肘和设备局限,直播是少数用户的喜好,模式也偏向于“颜值直播”,即帅哥美女驱动的娱乐秀场模式。

  秀场模式下,平台之间形成默契,靠打赏抽成和广告变现,业绩天花板有限,成其大者就是陌陌、YY,或者在游戏这样的细分市场变成斗鱼、虎牙,彼此差距并不明显。

  但淘快抖打破了直播的边界,它们分别从短视频和电商市场切入,并在直播带货领域会师。这就让直播走出了“娱乐局限性”,从文化产品变成了全网工具化产品,从小流量、窄渠道,变成了大流量、宽渠道。

  模式的变迁和外延,对直播赛道的中小企业无疑是致命打击,尤其直播带货的引入,等同于把全网网民都纳入直播受众,在产值和流量层面对其他模式进行降维打击。

  以前,秀场、游戏是直播的主流人群,但现在买东西消费成了主流。从社会性上讲,消费永远是第一刚需,规模效应远远大于秀场和游戏娱乐。

  不夸张地说,抖音、快手日渐壮大,淘宝、京东固然受到冲击,但最先沦为炮灰的还是老牌直播企业,因为它们赖以生存的秀场模式,在直播大盘中成了边缘价值。

(责编:宋心蕊、赵光霞)